25选7 500期走势
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文學天地 散文 正文

水文人的四天與四十年

作者:郭紅麗 文章來源:人民長江報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01日

時已入秋,卻仍不時回想起今年夏天的那一幕幕。2018年8月17日,狂風驟雨席卷著南京城,第18號臺風“溫比亞”正面襲來。南京市防汛指揮部啟動防臺風Ⅳ級響應。作為水文人,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深入基層,到第一線去,與站上的職工并肩作戰。于是,當南京城還在周末慢節奏的睡夢中,我便安排好工作,親親沉睡的女兒,告別家人,出發去前垾村水文站,開始為期四天的住站生活。

從城區驅車趕往江寧區方山腳下的前垾村水文站,一路上車輛很少。很快來到秦淮河畔,河水夾雜著泥沙,奔瀉而下,水位還在快速上漲。我徑直來到句容河纜道房。一開門,一股涼氣撲面而來。張維東站長拿著水位流量過程線圖,轉過身來笑著說:“這要感謝‘廳長送清涼’啊,為我們基層站所安裝空調。今年汛期每天測流,不用再忍耐酷暑,汗流浹背了!”

聽他這么一說,勾起了我的回憶。記得2001年我剛工作,第一次來到前垾村水文站。那時的纜道房還是原先的老房子,只有幾平方米,破舊不堪,窗子很小,里邊黑暗潮濕,悶熱難耐,只待了一會兒,渾身的衣服就都濕透了,胳膊、腿上還被蚊子咬了好多個包,嚇得我直想逃。

站上的胡電海站長看到我的囧態,走過來安慰我,他說:“我在站上呆了快二十年了。第一次來到站上,那時條件更艱苦,還是一間小小的土坯房,沒有電,沒有路,測流是用手動絞車,白天滿身汗,晚上一身包。”

胡站長描述的“滿身汗、一身包”的樣子仿佛近在眼前,然而時間飛逝,四十年過去了,這座纜道房早已經舊貌換新顏,完成了達標站建設,四十多平方米的面積,最近又經過出新,墻壁雪白,寬敞明亮。原先的手動絞車被電動操控臺替代,如今的一鍵式全自動測流系統又登上了歷史舞臺,它的精準、快捷,為水文流量監測登上新的臺階。四十年的變遷,水文站的儀器設備,更新換代;工作環境,也煥然一新!

我回過神來,一邊放下東西,一邊接過水位流量過程線圖,開始和張站長一起研究起測流方案來。方案確定了,便是往復不停地監測。一邊監測,我們一起討論設備操作的注意事項,交流流量監測的細節、誤差產生原因,研究流速場分布規律等等。看著數據量不斷積累增加,我和張站長臉上都綻放出欣喜的笑容。我們暢想著,這些監測成果能為課題研究找出有推廣價值的流量在線監測方法和技術,能夠在這個站上第一個實現,能夠盡快把水流量監測也像降水量、水位監測一樣實現無人值守、實時在線。我們希冀著辛勤的勞作,能為水文的創新發展,添磚加瓦,推動向前。

一天的連續監測,時間很快到了傍晚,吃完飯,我們又趕到纜道房繼續監測,查看水位下降的狀況,估算著下一個測次時間的安排。夜里11點,完成當天最后一次流量監測。沿著秦淮河大堤上寬敞平坦的水泥路,我們回到站房。站在院子里,欣賞著深夜靜謐的秦淮河夜景。面前滾滾而去的河水深沉而執著,身后方山影如黛,耳畔蟬鳴蛙聲一片。

看著新建的站房,我和剛來駐站的師傅閑聊,站房還沒驗收,有些設施設備還不完善,問他是否住得習慣。師傅說:“習慣,習慣! 兩百多平方的小樓,一千平的大平臺院子,依山傍水的,還能自己種菜、釣魚,這站的環境多好呀!”

我指著上游四百米處的正方大道秦淮河大橋,不禁慨嘆:“這座橋的建設,給咱們水文站的水文特性造成不小的影響。那時局里推動實施《南京市水文管理辦法》剛剛發布,局領導帶領我們拿起法律的武器,維護咱水文的合法權益,用這賠償款,再加上老站房拆遷款、省里下達的達標站建設專項資金,才有了現在的這座站房。”

一旁的張站長,也感慨地說:“這座站房,已經是咱前垾村水文站的第四代站房了,從1964年建站借用附近農戶的房子,到一層的磚混平房,兩層的磚混房,再到現在這座有水、有電、有空調、有網絡的現代化管理用房,不容易啊!”

看著張站長深邃的眼神,凝視著遠方。我知道,他工作三十多年來一直駐守在這個站上。他子承父業,親歷了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水文站的歷史變遷和水文工作的進步發展。張站長嘴角慢慢現出燦爛的笑顏,那是他幸福生活的花朵在心里盛開的展現。

第二天凌晨四點,鬧鐘準時把我叫醒。打開手機APP,查看一番水位變化情況,和我們預判的情況一致,水位已經下降了0.27米,已經接近0.30米落差的續測值。童自勇和郭師傅趕往秦淮河監測斷面,我們也立即趕到句容河纜道房。此時,天空漆黑,夜還在一片沉寂之中。

我和張站長趕緊開始當天的第一個測次,生怕錯過了監測時間。纜道法監測的第一個測次測完,東方的第一縷朝霞才開始出現。看著鉛魚拖著三體船緩慢行駛在水面上。遠遠看去,我們的測流設備仿佛就是一只“水鳳凰”,那流速儀就是水鳳凰高昂的頭,那鉛魚就是水鳳凰的軀干,那橘紅色的三體船就是水鳳凰的翅尾。它輕輕依水而行,端莊而大方,恬靜而從容,深沉而博雅,是被水文人馴服的水鳳凰,它為水文的監測建功立業,它為水文的發展書寫俊美華章!

第二天、第三天,我們依舊重復著昨天的監測,只是水位下降的更加平緩了。第四天上午,11點20分前垾村水文站測流斷面受下游兩個閘門變動影響,水位停止下降,開始回升。臺風“溫比亞”送來的一場洪水過程告罄,水文人的一場戰斗宣告勝利,我的四天住站生活也宣告結束了。

回程路上,在落日的余暉中站上橋上,我深深地凝視著不遠處的前垾村水文站,心中滿是感慨。四天的住站生活,不僅讓我深深體味到了基層站的甘與苦,學到了很多測驗工作的細節要領,欣賞到了大自然賜予勞動者的日出日落美景,容身于方山腳下、秦淮河畔詩情畫意的環境中,更讓我深深感悟到了改革開放四十年,水文工作的歷史變遷。

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發展,春風化雨,萬物繁盛,前垾村水文站四十年的發展正是一個清晰的縮影。時至今日,水文的工作環境由舊變新了,工作設備先進高效了,工作思路向創新發展了,工作方式法制引領了,工作勁頭實干帶頭了,工作心態樂觀向上了。

漫日云霞映照下的秦淮河如此富有詩意,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只能用一首即興小詩表達我內心的澎湃:“改革開放四十載,春風化雨碩果鮮。環境拋棄窮苦差,曾經舊貌換新顏。設備不再人力苦,先進精準實用兼。思路不為守舊古,創新發展爭當前。方式改變條例見,法制保護促發展。勁頭鼓舞皆實干,黨員帶頭在一線。心態風骨立潮頭,樂觀向上笑顏贊。金陵自古龍虎地,南京水文勇當先。”

 

責任編輯:周愿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25选7 500期走势 澳門足球彩票投注公司 金钱艇快三娱乐平台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红彩网彩票 赛车pk10跟计划的方法 23号吉林时时开奖号 必中快三计划全能版 二人麻将棋牌官方网站 好运来彩票网址下载 重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