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 500期走势
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江河縱橫 正文

中國如何全面恢復水質?清華學者:相關工程需投7000億元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02日

問渠那得清如許?用現代環境科學的眼光來看,水質清潔與水體氮含量息息相關。過去四十年前,中國糧食產量大幅提高,氮肥施用量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一,這為水質問題埋下了隱患。

若想全面重建清潔水體,我們需如何為過度氮排放買單?

以清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系副教授喻朝慶為第一作者的相關論文,2月28日發表在世界頂級學術期刊、英國《自然》雜志(Nature)上。題為《論氮管理以恢復中國水質》。

論文統計了1955至2014年間的水體氮富集數據和各省向內陸水體的氮排放量,首次計算出全國水體氮排放安全閾值為每年520萬噸。

然而,中國目前水體氮排放量約為每年1450萬噸,超標1.7倍。

作者提出,利用“4R”施肥、控釋施肥等科學管理方法,每年能減少約230萬噸的農田氮排放,占到超標排放量的25%。

不過,若要全面恢復清潔水質,中國應全面改革氮管理體系,統籌農業、生活、工業等各個排放源。相關工程需要投入1040億美元(約7000億元人民幣)的基礎設施,每年的運營成本則為170至250億美元。

相比起水污染在2014年造成900億美元(約為6000億元人民幣)的損失,占到當年GDP的1.5%,論文認為改革的收益十分可觀。

32%:中國氮肥消耗量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一

在過去的四十年間,中國的糧食產量顯著提高。從1950年到2014年,在耕地面積總體沒有太大變化的情況下,糧食產量從1.32億噸攀升至6.07億噸。除了新技術、政策支持和灌溉設施的提高,氮肥的大量施用是主要因素。2014年,全球氮肥施用量為1.1億噸,中國占到約32%。

加上來自畜牧、家庭和工業的氮排放,環境污染的伏筆就此埋下。硝酸鹽、銨鹽與水體污染息息相關,氨氣和氮氧化物則是空氣污染的幫兇,一氧化二氮還會破壞臭氧層。

在這篇文章里,研究團隊重點關注水體氮排放問題。他們統計了1955至2014年間的水體氮富集數據和各省向內陸水體的氮排放量,排放源包括農田、人畜排泄物、有機垃圾和工業廢水等。

空間分布顯示,從1980年代中期以后,絕大多數省份的表面水質都已經突破了每升含氮1毫克的安全標準,并迅速惡化,到了1990年后,部分流域氮富集程度甚至達到了每升15毫克。

1980年代后 地下水的氮富集程度也急速提高,同位素追蹤顯示,地下水中的氮主要來自農業和居民生活。2015年,水利部抽樣了2103口井,其中80.2%的地下水水質都突破了IV類水質標準。

1450萬噸:中國水體氮排放量超標1.7倍

控制氮排放將顯著減輕水質的壓力,但若要制定相關政策,首先就要面對量化的問題。也就是,向水體排放多少氮是安全的?

這是論文解答的核心問題之一。作者把污染水平突破每升1毫克時的人為氮排放量定義為該省的氮排放門檻。

把各省的門檻加起來,全國性的閾值就此顯現:每年520萬噸。

那么,目前全國實際向水體人為排放多少氮呢?答案是每年1450萬噸。其中農業系統占到59%(35%農田、24%牲畜),生活廢物占到39%(13%城市污水、8%郊區污水、18%有機垃圾),剩余2%則來自工業。

也就是說,中國目前的水體氮排放量超標了1.7倍。

230萬噸:在農田里減少25%的超標排放量

論文最后提出了幾種可能的減少氮排放的方法,并對其經濟成本進行分析。

在占大頭的農業方面,盡管中國已經提前實現了化肥零增長的目標,但2016年人工氮使用量依然高達3050萬噸。

中國近年來大力推廣的“4R原則”(選擇正確的肥料品種、采用正確的肥料用量、在正確的施肥時間、施用在正確的位置)將幫助改善這個問題。

論文計算了保持現有糧食產量所需的最小氮肥量,在這個水平上,農田氮排放將從現有的每年510萬噸降到280至300萬噸,減少量超過每年超標量的25%。

與此同時, 39%至72%的氨氣污染和47%至55%的氮氧化物排放也隨之消逝。

在現有的氮管理體系下,論文分析的31個省份中,有14個省份光農田氮排放就已經超過閾值,而通過完善氮管理,29個省份可以把農田氮排放降到安全值,只有內蒙古和陜西無法在保持糧食產量的同時達到安全氮排放。

其次是生活污水治理。2014年,大約494.3億立方的城市污水(75%)得到了處理,消耗了148億千瓦時電力,總成本為208億美元,占到當年GDP的0.2%。

不過,只有56%的污水處理廠配有除氮設備,平均除氮率為55%,因此只有26%的城市污水氮被處理了。

900億美元:中國水污染造成GDP1.5%的損失

論文認為,若要重建清潔水環境,中國需要動員整合所有相關的社會經濟部門,采取一些列改革措施,將全國養分回收率從36%大幅提升到87%,這差不多是傳統農業社會的水平。

中國進行過的一項長期實驗表明,將人工肥料和糞便結合施用的傳統做法能提高土壤質量,提高8.2%至9.9%的大米、小麥和大麥產量。

不過,傳統的濕肥回收效率不高,且容易威脅到飲用水衛生。論文提出了一種可操作性較強的做法:將生活污水和工業污水分離開,并接入灌溉系統。

據計算,該措施需要投入約104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每年的運營成本則為170至250億美元。

與此同時,利用調節飼料結構、精準吸收排放和建立沼氣池等方式來管理牲畜廢物。

雖然價格不菲,論文認為相比起水污染造成的經濟損失,上述舉措依然效益可觀。2010年,水污染造成的損失約占當年GDP的1.5%,即900億美元,其中包括200億美元的污水處理成本和700億美元的環境成本。

論文認為,相關工程也會改善衛生條件,提供農村就業崗位,并帶動農民收入增長。

責任編輯:劉瑋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25选7 500期走势 网赌百人牛牛赢的规律 江苏时时视频 赛车pk10技巧玩法分析 重庆时时360 3d稳赚方法 安徽时时规则 祥金彩票网站 麻将怎么胡牌 常州鼎龙娱乐 重庆市彩走势图彩经网